新聞中心

電話:0562-5833546

電話:0562-5833546

傳真:0562-5833546

域名:www.1829484.live

地址:安徽省銅陵市筆架山路53號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詳細信息
建筑節能:警惕技術依賴誤區
來源:銅陵華廈建筑安裝有限責任公司   發布時間:2013-05-28   被閱讀2438次

     核心提示:“不要空調暖氣的科技住宅”、“取得美國LEED綠色金級認證”、“獲國家綠色建筑設計三星評定”……近年來,房產商打“綠色牌”的宣傳標語越來越多。是不是節能技術用得越多,建筑就越節能?我們的居住方式要不要也“與國際接軌”?

 
  10月23-24日,山東省首屆綠色建筑和建筑節能新技術產品博覽會在濟舉辦,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江億教授,國家住房城鄉建設部建筑節能與科技司司長陳宜明等專家在高端論壇上就此澄清了一些誤區。
 
  綠色建筑并非節能技術的堆砌
 
  “外墻外保溫、外遮陽卷簾、同層后排水、健康新風等八大技術體系,四季恒溫……”日前,濟南市民李先生被一處“不要空調暖氣的科技住宅”所吸引,來到售樓處一問,原來,空調暖氣是不用了,但要用各種水管、風機維持房間“恒濕恒溫”,到底是節能還是費能呢?1.4萬的售價比周邊樓盤要貴,到底值不值得呢? 李先生一頭霧水。
 
  是否采用的技術越多,建筑就越節能?參加博覽會高層論壇的清華大學江億院士不這樣認為。“北京市的大批政府辦公樓每平米每年用電量是60-80度,有的達120-130度;而百年前建造的清華學堂是34度。盡管這些辦公樓采用了各種先進的節能技術,但實際用能高出一到兩倍,怎么說它們就節能了呢?”
 
  技術越先進,建筑就越節能?也不見得。江億的團隊曾在北京作過調查,發現最常見的用分體式空調的住宅每平米耗電2.3度,戶式中央空調的為5-8度,而用中央空調則每平米耗電20度。這種巨大的差異,不是因為空調裝置本身效率不同,完全是不同的使用模式所致。分體空調是有人來就開,有人的房間就開,而大部分中央空調是全空間、全時間運行。
 
  “綠色建筑并非節能技術的堆砌,而應先在建筑本體上下工夫,做好通風、采光,利于人在建筑中的工作、生活。舒適性不行,再上技術、產品。”國家住房城鄉建設部建筑節能與科技司司長陳宜明說,“被動節能技術為主、主動技術為輔,是個原則。”
 
  江億強調,使用節能技術要因地制宜。甚至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節能技術。奧運會前,奧運信息中心大樓層準備采用外保溫和水源熱泵兩項節能技術,但樓上主要是機房,會產生大量熱量,全年的任務應該是散熱,保溫只能起到相反的作用,水源熱泵也起不到作用。最終,業主決定不采用這些技術。
 
  用太陽曬衣服就是
 
  最好的太陽能熱利用
 
  眼下不少建筑從樣式到結構、起名都喜歡“崇洋媚外”,很多標榜綠色的樓盤廣告中,也少不了“歐洲技術”等詞匯和金發碧眼的身影。建筑節能一定要言必談“國際接軌”嗎?
 
  “從實際耗能看,中國的建筑要比國外節能很多。主要是因為生活方式不同。”江億舉清華大學美院大樓為例,請的美國設計師、美國的機電顧問,結果能耗很高。同學們晚上想關掉風機,發現根本找不到開關。因為在美國人的觀念里,風機就該24小時運行,就這么設計的。最后只好改了電路,才能關了。
 
  江億認識北京一家開發商,嫌陽臺不好看,取消了陽臺,送業主電烘干洗衣機。業主問電費怎么辦?開發商說沒事,我們房頂上有太陽能發電,還拿了政府的補貼呢。結果一算,上邊的發電量只夠洗衣機耗電的百分之十幾,80%多還得靠外輸。你說是省能還是費能?
 
  “要我說,最好的辦法就是保留陽臺,用太陽曬衣服就是最好的太陽能熱利用方式!”他風趣地說。
 
  江億說,目前中國家庭的家電和國外已所差無幾,唯獨有兩樣,帶烘干的洗衣機和帶烘干的洗碗機在中國不流行。恰恰是這兩種東西,占了美國家庭非空調用能的70%。“這說明咱的老百姓是理智的,但有些開發商不太理智,要警惕。”
 
  英國一個組織搞過問卷,中央空調的建筑耗能是自然通風建筑的10倍,但居住者卻感覺氣悶、不舒服,而自然通風建筑里的居住者感覺良好。“國外已經開始反思了。我們花這么多錢圖什么?人類為什么要蓋這個東西?”江億說,“你把建筑圍好了,關上窗,拉上窗簾;再在里邊開上燈、通上風機,這不是多此一舉嗎?還是要堅持咱的優良傳統,道法自然。”
 
  熱源不夠就一定要建熱電廠?
 
  隨著城鎮化加速,很多城市喊著熱源不夠,一提熱源就是建熱電廠。專家認為,其實北方城鎮供熱具有巨大的節能空間,并完全可以向現有的熱電聯產和工業余熱要熱源。
 
  人們路過熱電廠,冒白汽的冷凝塔是經典景觀,并沒覺得有什么。江億說,這白汽其實浪費了汽輪機20%~50%的熱量!以前是沒辦法,現在可以通過吸收式熱泵把其中的熱提出來。”江億說。
 
  江億舉大同一套135MW熱電聯產機組為例,他們將空冷器改為吸收式熱泵,結果燒同樣的煤、發同樣的電,供熱面積由260萬平米增加到480萬平米。北京東北供熱中心回收燃氣鍋爐煙氣中的熱量,用于供熱的熱量由592MW增為717MW。
 
  “現在很多熱電廠都在進行這樣的改造,特別是山西、內蒙。山東也可以推廣。”他說。
 
  工業余熱也是城市的理想熱源。江億說,現在有專門的技術、產品,可將工業余熱回收到城市熱網。如赤峰水泥廠、銅廠,兩者用余熱供熱,供熱360萬平米,解決了整個開發區的用熱。銀川市規劃,整個城市熱網中,工業余熱和電廠余熱供熱量占32%。
 
  “山東是一個工業大省,在這方面大有潛力可挖。”他說。
 
  除了熱源,在熱量輸送中,有的人家在家穿棉襖、有的卻熱得開窗戶。江億說,這種“不均勻”居然會損失整個熱網15-30%的熱。“分戶計量的實質是給居民一個調節手段,不讓他一熱就開窗子。只要調動起百姓的積極性即可,不必摳得太細,現在太強調"分戶"了。”
 
  農村用能不要照搬城市
 
  近年來,隨著農村生活水平的提高,柴草秸稈漸漸退出爐膛和灶臺,燒煤燒氣的越來越多,常被作為社會進步的標志。
 
  曾在農村生活過的人都知道,很多農房跑風透氣、房高窗薄,冬天在屋里守著爐子也不敢脫棉襖。“現在農村用能的主要特點一個是用能水平低,一個是用能結構不合理,商品能用的多,生物質能用的少。”陳宜明說。
 
  陳宜明曾在懷柔看到,初冬時一位農村婦女戴著橡膠手套在河邊洗衣服,問她怎么不在家洗,她說,在家就得用熱水,不得燒煤嗎。他又去了一戶農家,一冬取暖燒煤就要2200多元,是個不小的負擔。
 
  “農村用能不能照搬城里的模式。”陳宜明說,在做好農房保溫的同時,要大力推進生物質能的清潔高效應用,可以通過秸稈壓縮、沼氣等技術,多利用生物質能做飯和采暖。
 
  江億也持同樣的看法。他認為不應該發展大規模生物質發電等,生物質能應就地利用;把發展太陽能光伏的重點從城市轉移到農村。來源核心提示:“不要空調暖氣的科技住宅”、“取得美國LEED綠色金級認證”、“獲國家綠色建筑設計三星評定”……近年來,房產商打“綠色牌”的宣傳標語越來越多。是不是節能技術用得越多,建筑就越節能?我們的居住方式要不要也“與國際接軌”?
 
  10月23-24日,山東省首屆綠色建筑和建筑節能新技術產品博覽會在濟舉辦,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江億教授,國家住房城鄉建設部建筑節能與科技司司長陳宜明等專家在高端論壇上就此澄清了一些誤區。
 
  綠色建筑并非節能技術的堆砌
 
  “外墻外保溫、外遮陽卷簾、同層后排水、健康新風等八大技術體系,四季恒溫……”日前,濟南市民李先生被一處“不要空調暖氣的科技住宅”所吸引,來到售樓處一問,原來,空調暖氣是不用了,但要用各種水管、風機維持房間“恒濕恒溫”,到底是節能還是費能呢?1.4萬的售價比周邊樓盤要貴,到底值不值得呢? 李先生一頭霧水。
 
  是否采用的技術越多,建筑就越節能?參加博覽會高層論壇的清華大學江億院士不這樣認為。“北京市的大批政府辦公樓每平米每年用電量是60-80度,有的達120-130度;而百年前建造的清華學堂是34度。盡管這些辦公樓采用了各種先進的節能技術,但實際用能高出一到兩倍,怎么說它們就節能了呢?”
 
  技術越先進,建筑就越節能?也不見得。江億的團隊曾在北京作過調查,發現最常見的用分體式空調的住宅每平米耗電2.3度,戶式中央空調的為5-8度,而用中央空調則每平米耗電20度。這種巨大的差異,不是因為空調裝置本身效率不同,完全是不同的使用模式所致。分體空調是有人來就開,有人的房間就開,而大部分中央空調是全空間、全時間運行。
 
  “綠色建筑并非節能技術的堆砌,而應先在建筑本體上下工夫,做好通風、采光,利于人在建筑中的工作、生活。舒適性不行,再上技術、產品。”國家住房城鄉建設部建筑節能與科技司司長陳宜明說,“被動節能技術為主、主動技術為輔,是個原則。”
 
  江億強調,使用節能技術要因地制宜。甚至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節能技術。奧運會前,奧運信息中心大樓層準備采用外保溫和水源熱泵兩項節能技術,但樓上主要是機房,會產生大量熱量,全年的任務應該是散熱,保溫只能起到相反的作用,水源熱泵也起不到作用。最終,業主決定不采用這些技術。
 
  用太陽曬衣服就是
 
  最好的太陽能熱利用
 
  眼下不少建筑從樣式到結構、起名都喜歡“崇洋媚外”,很多標榜綠色的樓盤廣告中,也少不了“歐洲技術”等詞匯和金發碧眼的身影。建筑節能一定要言必談“國際接軌”嗎?
 
  “從實際耗能看,中國的建筑要比國外節能很多。主要是因為生活方式不同。”江億舉清華大學美院大樓為例,請的美國設計師、美國的機電顧問,結果能耗很高。同學們晚上想關掉風機,發現根本找不到開關。因為在美國人的觀念里,風機就該24小時運行,就這么設計的。最后只好改了電路,才能關了。
 
  江億認識北京一家開發商,嫌陽臺不好看,取消了陽臺,送業主電烘干洗衣機。業主問電費怎么辦?開發商說沒事,我們房頂上有太陽能發電,還拿了政府的補貼呢。結果一算,上邊的發電量只夠洗衣機耗電的百分之十幾,80%多還得靠外輸。你說是省能還是費能?
 
  “要我說,最好的辦法就是保留陽臺,用太陽曬衣服就是最好的太陽能熱利用方式!”他風趣地說。
 
  江億說,目前中國家庭的家電和國外已所差無幾,唯獨有兩樣,帶烘干的洗衣機和帶烘干的洗碗機在中國不流行。恰恰是這兩種東西,占了美國家庭非空調用能的70%。“這說明咱的老百姓是理智的,但有些開發商不太理智,要警惕。”
 
  英國一個組織搞過問卷,中央空調的建筑耗能是自然通風建筑的10倍,但居住者卻感覺氣悶、不舒服,而自然通風建筑里的居住者感覺良好。“國外已經開始反思了。我們花這么多錢圖什么?人類為什么要蓋這個東西?”江億說,“你把建筑圍好了,關上窗,拉上窗簾;再在里邊開上燈、通上風機,這不是多此一舉嗎?還是要堅持咱的優良傳統,道法自然。”
 
  熱源不夠就一定要建熱電廠?
 
  隨著城鎮化加速,很多城市喊著熱源不夠,一提熱源就是建熱電廠。專家認為,其實北方城鎮供熱具有巨大的節能空間,并完全可以向現有的熱電聯產和工業余熱要熱源。
 
  人們路過熱電廠,冒白汽的冷凝塔是經典景觀,并沒覺得有什么。江億說,這白汽其實浪費了汽輪機20%~50%的熱量!以前是沒辦法,現在可以通過吸收式熱泵把其中的熱提出來。”江億說。
 
  江億舉大同一套135MW熱電聯產機組為例,他們將空冷器改為吸收式熱泵,結果燒同樣的煤、發同樣的電,供熱面積由260萬平米增加到480萬平米。北京東北供熱中心回收燃氣鍋爐煙氣中的熱量,用于供熱的熱量由592MW增為717MW。
 
  “現在很多熱電廠都在進行這樣的改造,特別是山西、內蒙。山東也可以推廣。”他說。
 
  工業余熱也是城市的理想熱源。江億說,現在有專門的技術、產品,可將工業余熱回收到城市熱網。如赤峰水泥廠、銅廠,兩者用余熱供熱,供熱360萬平米,解決了整個開發區的用熱。銀川市規劃,整個城市熱網中,工業余熱和電廠余熱供熱量占32%。
 
  “山東是一個工業大省,在這方面大有潛力可挖。”他說。
 
  除了熱源,在熱量輸送中,有的人家在家穿棉襖、有的卻熱得開窗戶。江億說,這種“不均勻”居然會損失整個熱網15-30%的熱。“分戶計量的實質是給居民一個調節手段,不讓他一熱就開窗子。只要調動起百姓的積極性即可,不必摳得太細,現在太強調"分戶"了。”
 
  農村用能不要照搬城市
 
  近年來,隨著農村生活水平的提高,柴草秸稈漸漸退出爐膛和灶臺,燒煤燒氣的越來越多,常被作為社會進步的標志。
 
  曾在農村生活過的人都知道,很多農房跑風透氣、房高窗薄,冬天在屋里守著爐子也不敢脫棉襖。“現在農村用能的主要特點一個是用能水平低,一個是用能結構不合理,商品能用的多,生物質能用的少。”陳宜明說。
 
  陳宜明曾在懷柔看到,初冬時一位農村婦女戴著橡膠手套在河邊洗衣服,問她怎么不在家洗,她說,在家就得用熱水,不得燒煤嗎。他又去了一戶農家,一冬取暖燒煤就要2200多元,是個不小的負擔。
 
  “農村用能不能照搬城里的模式。”陳宜明說,在做好農房保溫的同時,要大力推進生物質能的清潔高效應用,可以通過秸稈壓縮、沼氣等技術,多利用生物質能做飯和采暖。
 
  江億也持同樣的看法。他認為不應該發展大規模生物質發電等,生物質能應就地利用;把發展太陽能光伏的重點從城市轉移到農村。
? 福建22选5的走势图 江苏7位数预测汇总 老奇人四肖必出一期 巨牛盈配资 广西体彩11选5官网 体育彩票幸运赛车 飞鱼游戏中心 江西11选五5开奖官网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号码 佳永配资 黑龙冮省22选5走势图 网上如何赚点零花钱 江西体彩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街机千炮捕鱼游戏下载 杠杆 新疆11选五手机板 哈尔滨麻将